• 欢迎你

《将进酒》沈兰舟

将进酒沈兰舟和沈泽川什么关系?

兰舟是沈泽川的字。

沈泽川,字兰舟,小说《将进酒》及其衍生作品的男主角,萧驰野的爱人。建兴王沈卫的庶出第八子,聪慧敏感,城府极深,阴鸷腹黑,睚眦必报。

母亲是倾国倾城的端州舞伎白茶,沈泽川继承了母亲的容貌,成年后美貌惊人,绝世独立。右耳戴萧驰野赠的耳坠,有握扇的习惯。病弱却不脆弱,与萧驰野互为后盾和尖刀,共安天下。

扩展资料:

在《将进酒》中沈泽川十五岁时,边沙骑兵入侵中博,由于父亲沈卫的叛逃,中博数万将士被埋于茶石天坑,纪暮救下沈泽川后也葬身茶石天坑。

沈泽川被押入阒都,成为了众矢之的的沈氏“余孽”。后在世家周旋之下,太后有意用他来制衡离北,将其送入昭罪寺。

天琛年间,萧驰野被构陷刺杀李建恒,沈泽川助他逃离阒都,后被萧驰野一同带走。与萧驰野共谋茨州,背靠背互为后盾尖刀,开启了巧夺中博,谋取天下之路。

同年,沈泽川纳贤良,收谋士,智取茶州,计夺敦州,建立槐茨茶商线,借东北粮马道确立离北互市,用新建的茨州守备军打下樊州。

一年后,萧驰野用新战术夺回端州,自此,沈泽川正式成为中博枭主。在萧驰野进大漠肃清敌军时,沈泽川逐鹿阒都。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沈泽川

《将进酒》沈兰舟和萧驰野的结局是什么?

沈兰舟和萧驰野的结局是在一起了。

沈泽川,字兰舟,小说《将进酒》及其衍生作品的男主角,萧驰野的爱人。建兴王沈卫的庶出第八子,聪慧敏感,城府极深,阴鸷腹黑,睚眦必报。

母亲是倾国倾城的端州舞伎白茶,沈泽川继承了母亲的容貌,成年后美貌惊人,绝世独立。右耳戴萧驰野赠的耳坠,有握扇的习惯。病弱却不脆弱,与萧驰野互为后盾和尖刀,共安天下。

萧驰野喜欢驯服一切桀骜不驯的强者,他喜爱挑战,喜爱征服,他熬鹰驯马,可以整夜整夜的不睡觉。

强韧的毅力与聪慧的头脑,让萧驰野至今难逢敌手,即使皇权压迫略失自由,萧驰野仍有傲视群雄的资本,可偏偏他遇到了沈泽川。

一场云雨,是较量与征服,亦是试探与抉择。萧驰野显然上瘾了,沈泽川不是他的海东青,也不是他的浪淘雪襟。

萧驰野驯服不了沈泽川,沈泽川也不会臣服于萧驰野,正是因为如此,这场情,才有所起之处,才能一往情深。

将进酒沈兰舟的名字出自哪句诗

沈兰舟的“兰舟”并非出自《将进酒》诗句,含有“兰舟”的诗句如下:

1、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雨霖铃·秋别》柳永〔宋代〕

翻译: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

2、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李清照〔宋代〕

翻译:粉红色的荷花已经凋谢,幽香也已消散,光滑如玉的竹席带着秋的凉意。解开绫罗裙,换着便装,独自登上小船。

3、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清平乐·留人不住》晏几道〔宋代〕

翻译:苦苦留人不住,他酒醉后登上画船,扬帆而去。

4、守得莲开结伴游,约开萍叶上兰舟。——《鹧鸪天·守得莲开结伴游》晏几道〔宋代〕

翻译:等到了莲花盛开,莲蓬成熟的时候,姑娘们相约来到湖中,一起拨开浮萍采莲。

5、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踏莎行·情似游丝》周紫芝〔宋代〕

翻译:整条河溪烟雾弥漫杨柳树万丝千缕,却无法将那木兰舟维系。

将进酒中的沈兰舟到底有多美?

《将进酒》中沈兰舟究竟有多美?

创作声明:内容包含虚构创作

4 个月前

沈兰舟究竟有多美?

趁着二公子今日不在家,赶紧前来围观一下。

-------------分界线------------------

李建恒:你可没跟我说过,他长这个模样……

唉,我见他一次,就想一次,他怎么没生个女儿身!

------------分界线-------------------

李建恒作为一个最会吃酒玩乐还总流连于秦楼楚馆的闲散王爷,生平见过的美女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当他第一次看见沈兰舟时就惊讶得连下巴都几乎掉到了地上(我认为是这样)。在他眼里,兰舟作为一个男子却拥有这种姿色显然是不可理喻,暴殄天物,要是生得女儿身,那他就可以收入囊中占为己有了,但偏偏兰舟是个男子。可见,兰舟在他眼里是艳色绝世、尽态极妍的美。

风泉及看客:这位爷要是投了女胎……那还有花家女什么事呢!

------------分界线-------------------

大周荻城花家向来是皇室宫妃首选之家,如此可见花家女倾国倾城之貌,但显然兰舟的美貌相比花家女还要出众,所以在风泉及众人眼中,兰舟的美就更显“国色天姿、美艳绝伦”。

乔天涯: 果然是舞妓之子,不枉当年沈卫千金一掷为博红颜一笑。

“美人就该隔帘坐高阁。”乔天涯仿佛嗅见了什么味道似的,“提刀伤手,断了怎么办?”

------------分界线-------------------

乔天涯第一次见兰舟就仗着自己当时官级比他大,毫不客气的调侃兰舟“果然是舞妓之子”,后面又敢赤裸裸的称兰舟为“美人”, 说明这个人恣意随性。且他之前肯定也听说过兰舟的出身,所以见到兰舟后才有此人美貌名不虚传的感觉。而曾经的乔天涯也是个俊俏负扇的富家公子哥,性子虽落拓恣意,但却是个君子,他说 “美人就该隔帘坐高阁”,不能提刀伤手,看来在他眼里,红颜易碎,最是应该娇养起来。所以我私以为,乔天涯眼里的兰舟是“楚楚动人、秀丽端庄”。

戚竹音:这样貌也太出挑了。

------------分界线-------------------

兰舟样貌、肤色肖其母,这样的模样长在一个男子脸上显得异乎寻常,与众不同,所以戚大帅眼里的兰舟是“耀如春华、美憾凡尘”的美。

澹台虎:看这身段,比得上东龙大街的姐儿,都是好吃好喝娇养出来的款儿。翘屁股细柳腰,桃花腮狐狸眼,搁在香芸坊,也是一等一的头牌料子。

------------分界线-------------------

同样是形容兰舟美人,到了澹台虎这里画风就变了……

当时的澹台虎对兰舟有怒有怨还有血海深仇,所以他对兰舟带有毫不掩饰的敌意和强烈的攻击性,哪怕兰舟的确美艳不可方物,但在澹台虎眼里就是“杏脸桃腮、抚媚妖娆、迎奸卖俏”的狐狸精样,是一个通身都散发着勾栏气息的沈兰舟。

晨 阳:不怪澹台虎忧心,沈兰舟分明就是照着祸国殃民的样子长的。

------------分界线-------------------

景阳是最了解萧驰野的近卫之一,他明白萧驰野具备常人没有的征服欲和占有欲,喜欢驯服性子又硬又烈的马和鹰,而沈兰舟刚好又美又烈,完全契合了自家主子的喜好,“Beauty is beastly”,兰舟就是萧驰野即将要驯服的野兽。但因当时不懂兰舟站位,所以平白替萧驰野生出一股子担忧,怕萧驰野被这美貌勾了去,所以在他眼里,当时的沈兰舟就是 “红颜祸水、祸如萧墙”。

费 盛:我本就是个庸才,比不得大人这样的天纵英豪,年纪轻轻已是三品同知,有皇上垂青,还生得风度潇洒。

------------分界线-------------------

当时的费盛因为觉得沈兰舟挡了他的升官之路,所以和兰舟“不对付”,但又不得不承认兰舟的确不同常人,能力上“天纵英豪”,气度上“风度潇洒”,虽说都是夸赞人的好词,但从费盛嘴里出来就是一股酸溜溜的嫉贤傲士、醋海翻波之感。

丫 鬟:她不敢动,便只能沿着扇子望向沈泽川,看到沈泽川眉间微蹙,眼角却犹如浸着湿漉漉的桃花,衬得眼里水光潋滟,看得她陡然生出股自惭形秽的感觉,仓皇地闪开眼睛,不敢再直视沈泽川。

------------分界线-------------------

丫鬟是周桂送来伺候萧二公子的侍女,二公子是谁,离北狼王嫡幼子,大周禁军总督,还是阒都定都侯,虽然二公子自己说这些头衔在离开阒都时就已作废,但旁人哪敢真忽略。为着他的身份,给他挑的暖床丫鬟,哦不,是侍奉丫鬟的姿色肯定不会差到哪去,朱唇粉面,风鬟雾鬓,身姿袅娜,吴侬软语……搞得一起进门的兰舟都生出股子醋意来。但就是这样明艳动人的丫鬟见了兰舟也瞬间黯然失色,另其羞愧难当,所以在她眼里,兰舟的美绝对是“桃羞杏让、燕妒莺惭”的美。

雷常鸣:雷常鸣觉得沈泽川生得真好,这样看着不仅美得惊心, 还十分艳丽,盖得掉满屋颜色。“你可真香,沈兄弟。“,“他妈的,这就是人家说的美人香嘛!”“沈泽川。美人。沈兄弟。”“妖孽啊……你怎么生成了这个模样……”

------------分界线-------------------

雷常鸣是个男女小孩通吃的变态角色,但兰舟在他眼里依旧是美得惊心动魄,美艳中还带着香气,这真真是“美冠群芳、香气胜兰”,还带着一股子“妖娆多姿、风情万种”的勾人韵味。

周 桂:他适才看着沈泽川,发觉沈泽川的侧颜与白茶有六分相似。

同知那……那样貌,怎么乔装成商队?路上眼尖的一看就能瞧出不寻常。

------------分界线-------------------

周桂是见过白茶的人,当时的白茶美貌名动全国,就连皇帝老儿也是心里惦记什么时候能趁出巡之时一睹芳容才好,兰舟在他眼里有六分肖母已是相貌突出。再加上他自己都认为兰舟即便乔装打扮也无法掩盖那无比耀眼的美艳,所以哪怕兰舟穿上破烂衣裳也不像乞丐。在周桂眼里,兰舟的美应该是“丽质天成,人间尤物”的美。

丁 桃:沈泽川眼角还剩余着丁点儿红色, 在那要沉不沉的橘红余晖里, 被染得像是吃醉了酒。他本就白,垂眸趿鞋时,让丁桃觉得真好看。

------------分界线-------------------

丁桃是个单纯的小可爱,年纪小,对感情也不大开窍,更没那么多人的弯弯绕绕。他的人物性格就应该是简单、简单、再简单,所以在他这里,兰舟的美丽不能用太多浓妆艳抹的词汇,“好看”就完了。

陆亦栀:那白影身形高挑,虽然是侧着身,但能隐约窥见其容貌。他确实生得好看,想必更像母亲一些……好看,持家,耐心,还重情义。既会打理府宅,又能处理政务。拿得住阿野,又不会过于强势。身体不大好,应该是早年在阒都留下了病根,命途多舛,却平易近人。这么好的孩子!

------------分界线-------------------

按照从古至今社会现实惯例,大多数娘家人都喜欢女婿,因为希望女婿对自己女儿好;但婆家人通常不那么喜欢儿媳,把儿媳当“外人”的情况大有人在,所以陆亦栀作为婆家人的身份,没有理由直接喜欢沈兰舟。再加上兰舟是大周千古罪人之子,萧驰野怕大嫂和自己一样先入为主,因中博兵败案而仇恨沈家人,所以就在大嫂见到人之前先花了三大页纸的篇幅夸兰舟的好,真可谓用心良苦。

从陆亦栀见到周桂错以为那就是兰舟的那个描写,以及上文,我们可以知道策安在信中说了兰舟的年龄、相貌、性格、能力等,因为上段文字中她用了“确实生得好看”,后面紧着“好看、持家、耐心、重情义”等褒义词。所以陆亦栀的这段话其实是在论证萧策安信中夸兰舟的内容,这不仅是陆亦栀眼中的兰舟,更是策安心中的兰舟,那是“姱容修态、兰质蕙心”的好颜色及杰出能力。

邬子余:……整个人就犹如色彩浓丽的画,底色是白的,眉眼却丽得惊心动魄,让人不敢挪开眼,看久了会无端生出点寒意。可这寒意不明显,只是沿着脊梁上蹿,冷得不动声色,等反应过来时,已经下意识觉得危险,想要避开他的锋芒。

------------分界线-------------------

邬子余是离北的辎重将军,整日负责押运辎重,调配粮草,虽说偶尔也参与战事,但比起正经的主将还是有差距,更算不上什么文雅人士。他见萧驰野时都觉得气势逼人,站在他年前就是无形的压迫,但那是来自萧驰野强健的体魄和高大的外形所致。沈泽川在他眼里不一样,虽然容色艳丽,但美中渗透寒意,又蕴含杀机,这和霍凌云的感觉有点类似,但邬子余不是风月老手,读不出兰舟美颜下的诱惑,所以邬子余眼中的兰舟是的面如傅粉却锋不可当的冰山美人。

萧方旭:他还记得这张脸,但气质已然与一年前见到那个人截然不同,他心道好吧。这是真他妈的好看!

------------分界线-------------------

狼王对兰舟的美是简单粗暴的扑面而来,就是他妈的“人间绝色,掷果盈车!”

颜何如:我娘说得对!好看的男人都是老虎!

------------分界线-------------------

老虎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凶狠,但除了凶狠外,它还有其他特征也和人有类似之处,比如老虎闲情逸致时的猫步就很婀娜……但当时的颜何如只怕脑子里没法想象婀娜的场景,沈兰舟可是温柔中带着笑意说要扒了他的衣服,他早已吓得背后发凉,只觉得眼前的沈兰舟虽然好看,但笑意森然,美中藏刀,阴险诡诈,凶恶非常。

霍凌云:府君今年二十有二,生得美,眼角挑得正好,再往上点就是调情了。即便如此,粗看过去也跟含波儿似的。但他又格外冷情,真看过来了就是寒风飓飓,在里边望不到底,越看越危险。不知是不是待久了上位,不开口的时候气势盖人,倒不是扑面而来的那种,而是愈渐冰凉,沿着四肢往心里爬。

------------分界线-------------------

霍凌云是在翼王那里忍辱含垢了好几年的,风花雪月自己也见了不少,但兰舟除了美貌,身上还带有清冷且难以靠近的危险气质,所以兰舟给他的视觉冲击不但是颜如桃李含春诱惑的美艳,更带着凛若冰霜攻城略地的压迫性。

既 然:府君真白呀。

------------分界线-------------------

既然年纪尚小,还是不打诳语的僧人,加上当时兰舟卧在床幔内,应该只有手臂伸出床沿,所以既然是看不到兰舟面容的,他只能通过一只手臂的视觉效果来形容自己看到的府君。从视觉上看,兰舟除了白,应该还有瘦,但是瘦是人间普遍存在常态,而“白”在这整日刀枪弹雨中的男人堆里就显得很是扎眼又独特,所以既然这句“府君真白呀”是完全发自内心,不掺杂试探的味道和恭维的夸赞。在他眼里,府君就是“白璧无瑕、如云似雾”的美。)

萧策安:

1st:时隔时隔五年,此人发已长垂,用粗木簪束了,并不戴冠。陈旧的宽衫遮挡住手腕,延伸出来的是如同白瓷般的色泽。这眼生得狭长,眼尾上挑,勾出薄淡的弧度。内含神光,在灯笼昏芒里也如藏遗星。

------------分界线-------------------

二公子视角下兰舟的外貌描写很多,每次都是又美又欲。但初次见面时兰舟在“受刑坐牢”,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所以当时并未看出他样貌的与众不同。然五年后出了昭罪寺的兰舟却让二公子有种“沈家美人已长成”的触动。

视角效果上,兰舟肤色白,还有着熠熠生辉的含情眼。

-----------------分界线------------

2nd:这人的后颈笼在侧旁的琉璃昏光里,像脂玉一般延伸到了衣领下,仿佛揉一把就能品出销魂的滋味来,正毫无招架之力地等着人上手。他侧容的轮廓流畅漂亮,那鼻梁的弧度是生得真好。眼角最要命,勾人心痒的东西全搁在里边了,随着上挑而笑意隐约。

------------分界线-------------------

再次见到兰舟是在李建恒准备的席面上见的,两人因为挨着坐,所以二公子只能用余光瞄人家。这时候二公子眼里的兰舟已经不仅仅是白像白瓷,因为白瓷我们只会捧在手心上赏玩;这次的兰舟已经像脂玉,脂玉是随身佩戴甚至贴身珍藏之物,这更能提出二公子对兰舟美人微妙的心理变化。轮廓流畅、浅笑勾人、秀色可餐。不得不说,二公子是视觉动物,而且是对美色要求不低的视觉动物。

-----------------分界线----------------

除此之外,二公子眼里的兰舟还有很多充斥着欲望的美,比如“媚态”、“惊心动魄的丽色”、“脖颈像猫,让人想揉,想咬”连酮体都“鲜嫩多汁”,让人欲罢不能,明知危险,还不断靠近,靠近又让自己无法控制的起反应……以下省略1000字……

而越往后,这种美就愈发演变成一种二公子自己脑补的撩拨,让他饥火中烧口干舌燥情难自持,让他丢盔弃甲沦为色中饿鬼衣冠禽兽,满脑子都想抱他摸他咬他占有他。果然色不迷人人自迷。呵,男人。

当他和自己老爹提起兰舟时,更是自豪到不行,“全大周最好看的男人就是我媳妇”是他最直接干脆利落的陈述,也是他心底里无以复加的骄傲。

最后,我们看看兰舟眼中的自己。

兰舟谦虚时说自己只不过“中人之姿”,这是对自己相貌的谦词。但是我想也许他一开始也并未意识到自己容貌有这么出众,而是与二公子相处过程中才渐渐对自己那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该死的魅力有了清晰认识,所以往后都学会了不用言语的撺掇与撩拨。

与二公子嬉闹调情,他说自己“玉树临风,可以揽镜自赏”,二公子夸他腰细得像掌中物,他干脆说自己沈腰潘鬓,叫萧郎莫艳羡。病中做梦,梦里的萧驰野说,“你真好看,太他妈好看了,再也没有人比你更好看了。”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觉得兰舟梦到二公子说这个话的原因是因为在现实中他已经正视了自己的美貌;其次,二公子肯定不止一次在他面前露骨地夸赞他的美,或是为他美色倾倒,所以这些话才得以深入骨髓,潜入梦境。


领福利、找资源、交流群,请关注官方公众号
公众号
方式1:保存图片到手机,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中选择该图;
方式2:微信搜索“低度酒之家”。

发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

公众号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